二叉树

【翻译】Grocery Store

【梗概】一个刻薄的顾客朝着可怜的收银员格朗泰尔大喊大叫。安灼拉前来救场。

ER,现代杂货店AU【。】这一篇安灼拉男友力爆棚!以及首次尝试翻译【啊,练练手吧】,也有一些是意译,水平求不轻喷谢谢!(“()”为作者括号,“[]”为译者补充,“()”为翻译疑问)
【作者NOTES】我不拥有任何Les miz里面的角色,或任何我写到的角色。
这一篇是在我和一个暴躁顾客的不愉快经历之后写的,来让我自己感觉好些【摸摸安慰】。
一如既往,如果有什么需要修改或标记出的,请告诉我。
谢谢你们的阅读!
 (授权见图)(第一次翻然后就在一小时内收到授权真是超级激动!!!) 


正文:

        “或许我该和随便哪个更称职的人谈谈,”那女人朝格朗泰尔嚷道,挥着一个装胡萝卜的袋子,“那才能真正帮到我。”
        她朝格朗泰尔尖声叫嚷并把所有目光都吸引到他的柜台上的同时,他感到自己的脸微微发烫。他几乎到了几秒后眼泪就要夺眶而出的地步,而那位正在结账的女人还在为她那包萝卜十分钱的找零大吵大闹,指责他故意摆出一副什么忙也帮不上的样子,并甩出一些难听可怕的话。
        “夫人——”队伍中一个排在这位太太后面的人试着吸引了她的注意,也一并吸引了格朗泰尔的注意。
        一个漂亮的天使就站在这咆哮的恶魔后面,用轻蔑的目光打量她。他引人注目的蓝眼睛满是怒火,只是,不像那个不停对格朗泰尔指手画脚的女士,他那双愠怒的眼睛注视着的是她。
        “放过他。”这天使说道,声音承载着和眼睛一样的怒气。
        “管好你自己那些该死的事儿!”女人冲着金发人儿嘘道(hissed at),把她自己弄得更加激动了。
        “不!”天使叫喊着,几乎是义愤填膺地盯着她。格朗泰尔希望他能放下别管这事;这可不像是这种争吵从没发生过。“他做了他所能做的。他并没必要有那劲儿来满足你每次一时的异想天开,所以你需要的只是冷静下来并停止尖叫。”
        格朗泰尔看到这件事情的慢镜头:那女人扑向金发男孩,她的拳头,连着一个猛烈果断的冲击,砸向他的脸。他们发生了约莫两秒钟的争执,女人随即被保安制服了。
        “她冲我大吼的时候保安在干嘛呢。”格朗泰尔想道,带一些痛苦的成分。他把天使扶起来,在柜台后伸手去抓一条毛巾来擦他流血的鼻子。
        “谢谢你了。”格朗泰尔郑重其事地告诉他,把他的头向后倾斜来止住血。他说了什么作为回应,但那条毛巾和作用在他鼻子上的压力使它们根本无法分辨清楚。

        “什么?”格朗泰尔问他,尽量尝试着不笑出声。
        “她本来就不应该和你吵那些的。”他扯下毛巾以让自己有片刻时间能够说话。
        “是啊,那好吧...”格朗泰尔的声音减弱下去了,他关掉了柜台上的灯,等着警/察过来。
        他看到金发天使为那个不悦地皱了皱眉,不过什么也没说。
        最终警/察出现了,回答了少数几个问题之后,金发男孩(现在格朗泰尔知道他叫安灼拉)可以走了,而格朗泰尔则得以继续换班前最后十五分钟的工作。
        “你可能得打电话让人来接你回家。”格朗泰尔建议道,看着那些把那张傲然面孔弄得一团糟的淤青块儿。他点着头踱开了,并在回头走向格朗泰尔的登记台前就飞快地打完了一个电话。他捡起躺在一旁的购物篮[作者请告诉我basked是什么鬼],回到队伍中,等着结账。当他终于排到队伍最前面,走到格朗泰尔跟前的时候,格朗泰尔的轮班也结束了。他关掉灯的开关,看到安灼拉眼神中的失望,他回了句“你没事的”来让他[E]继续留在他[R]柜台前的队伍中(keep him in his lane?)。
        看到安灼拉购物篮[终于正常地回到basket]里的东西,格朗泰尔差点没大笑起来:一大桶咖啡,一瓶就咖啡的植脂末[喂这是反式脂肪酸耶],和整整一打的速煮米包[是速煮米 包,不是速煮 米包]。
        “你在那边的伙食不错嘛。”格朗泰尔打趣道。安灼拉看上去有些尴尬,但并不让步。
        “这只是让我能快点儿下班啦,”格朗泰尔把他柜台的抽屉拉出来,“我会等你到你结完帐的。”
        数分钟后,格朗泰尔点着根烟,倚在这栋楼的一侧。
        他瞬间把烟给掐灭了,当他看到一辆车就停在他身边的时候。一个姑娘踏出车门,而格朗泰尔的心沉了下去。他这么迷恋可是很蠢的,尤其是那人明显是直男的时候。
        “飞儿会很恼火的。”这就是她朝他们走来时口中说出的第一句话。
        安灼拉扮了个鬼脸:“这是我妹妹,珂赛特。”珂赛特向格朗泰尔做了自我介绍,而他也回了礼。他的心在了解到这只是他妹妹的时候有点要飞翔起来,然后又掉了下去,当他听到她提及那个“飞儿”的时候。他已经有一个男朋友了。
        “我先去车上。”珂赛特说着,看了安灼拉一眼,然后转向格朗泰尔,“十分高兴能认识您。”
        “我现在就得回去了,不然我室友会杀了我的,不过如果明天不忙的话,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吗?”他一口气说完了这些。非常明显,他十分紧张,也很显然想要尽快让自己放松下来。
        格朗泰尔微笑着:“当然了,只要吃的不是速煮米。”
[赌五毛,不,赌五个苏,肯定是烛光晚餐]

—————————分割线—————————

        安灼拉尽可能安静地开了门,让自己的到来不会被公白飞察觉到。

         “发生什么事了吗?”他身旁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知道自己的尝试还是失败了。
        “打了一架。”安灼拉咕囔道,现在才开始能感觉到他受的伤所能带来的最大痛楚。他和格朗泰尔待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甜蜜的震撼感是那样强烈,以至于在这一刻之前他都不怎么感觉疼。
        他听到一声叹气,以及拖着脚步走去给他拿个冰袋的声音,在让他坐下以前。
        “我需不需要去叫若李过来?”公白飞仔细检查他的脸,问。
        安灼拉摇摇头。公白飞又叹了一口气。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又问了一次,这一次非逼出他的回答不可。
        “一个排在我前面的女士对收银员十分粗暴。我试着让她冷静下来,而她重重打了我好几拳。”安灼拉说着,把头向后倒好让冰袋也敷在鼻子上。
        “我的天。”公白飞把冰袋稍稍往上抬了抬,以便于更好地查看他受伤的轻重程度,“她打了你几下?”
        “我也不知道,”安灼拉诚实地说,打架的那几秒钟,他模模糊糊的,无法描述当时怎么了。
        公白飞撅了撅嘴,但是没有再说什么。他们俩都清楚如果他处在同样的位置上,他自己也会那么回击。
        “我还邀请了那个售货员去约会。”安灼拉飞快地补充了一句,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脸红了。
        公白飞的眉毛挑了起来。
        “他答应我了!”安灼拉试着藏起一个在他脸上逐渐展开的笑。
        公白飞也微笑了。


END.

【伪译后记】原谅我灵魂翻译...我才不会说我看到summary和tag里面的珂赛特第一反应作者是不是要写暴躁蛮横不讲理的顾客小c然后好奇的点进去然后被萌到...以及我怎么感觉这篇飞儿单恋大E啊...【你想多了】以及谢谢阳光捉虫!

我才不会说我问了作者GN她的顾客有没有邀请她约会而她说并没有2333...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