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叉树

【翻译】30件不允许在缪尚做的事

【一点废话】原文CARPE HO RAS,以及这里渣翻求捉虫谢谢!抱歉占tag...
【链接】http://chanvrerie.net/fun/30-things/
【作者】作者拒绝承认或否认任何可能催生了这个清单的事情。

正文:
1.我绝对不在热安的诗集里写满肮脏的打油诗,无论他害羞起来有多可爱。
2.安灼拉的名字不是路易-安托万,我也不应该散布谣言说它就是。
3.我也绝不该散布谣言说安灼拉写萝卜丝/小圣的真人同人。
4.没有严令禁止穿得像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导人民》(里面的克拉拉)那样过来开会,但(即使我真这么做了)也不会说服安灼拉和我一起睡。【作者一定试过才会这么说】
5.《马赛曲》的开头并不是“我爱姑娘爱美酒”。
6.我不被允许带生物学的书过来,证明拉马克将军已经死了。
7.不允许问弗伊他在和古费拉克躺在床上一起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想着波兰。
8.不允许递给彭迈西先生那种两面都写着:“如何让一个傻子连续几小时都在忙着?把纸翻过来看看”的小纸片。【黑得好】
9.不允许给若【勒勒勒】李那种会让他舌头变绿的棒棒糖。
10.不允许在博须埃平时的座位附近留下梯子、黑猫或者摆得不稳的镜子。
11.马蹄铁也不行。关于那个嘛,在“磁铁事变”之后不行。【什么鬼求解释】
12.匿名戒酒会在1832年还没有出现,所以我必须停止在格朗泰尔的东西里面放一些被我仔细藏好是小册子。
13.我必须停止把巴奥雷归为“那位没有在音乐剧中出现的先生”这种行为。
14.博须埃的头可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写字涂鸦平面。
15.不允许只【注意这个“只”!!!】穿戴三色饰带去开会。【作者你肯定试过对不对?!】
16.绝对不允许建议安灼拉说,他的演讲会更成功的,如果他只【!!!】穿了三色饰带的话。
17.有必要强调,不允许把安灼拉的地址写在缪尚的卫生间,然后还在下面加一句潦草的“来这儿寻开心”。【lol作者丧心病狂啊】
18.在无聊时和离我最近的ABC之友玩断头台而不是“刽子手”【好像是一种猜字游戏】,是十分烂的而且是失礼的行为,这可不单纯是用来消磨时间的活动。
19.在街垒竖起旗杆是为了公共事业服务,但是在街垒“竖起我的旗杆”并不是。
20.公白飞很有可能并不会被我逗乐,如果我看着他的飞蛾图画并大叫:“啊!多漂亮的蝴蝶啊!”
21.或者当我送给他一卷胶带做圣诞礼物,“来把他的眼镜粘一起”。
22.格朗泰尔不省人事的时候,不允许在他脸上画小胡子。
23.或者画别的任何什么东西。【画领袖】
24.躺在池塘里分发刀剑的奇怪女人可不是一个政/府制度的合适基础。【Strange women lying in ponds distributing swords is not a suitable basis for a system of government.这句话我直译出来了,意译应该是,如果“我”躺在池子里给人们分发刀剑的话,会显得非常奇怪,而且也不是一场要建立良好政体的革/命的好起点(可能给民众留下“这肯定是群疯子”的印象)】【求捉虫谢谢!】
25.我必须停止对若李和博须埃关系的性质作出可恶的断言和指控,如我们所言它们是非常无耻的该受谴责的谎言。它们真的就是。真的。
26.不允许在六月七日叫卖写着这样的标语:“我在麻厂街造了一座街垒,而我所得到的就只有这些该死的弹洞”的T恤。
27.不允许向热安建议这个标题:“我的焦虑吞噬了我的痛苦,在虚无主义那毫无意义的虚空里:一首诗歌”,因为他很可能真的会为这个标题写些什么。
28.我的口中不允许吐出“卡宾枪打屁/股”这种字眼。
29.问古费拉克他染了多少性/病【STDs?】并不是合适的闲聊方式。【作者你太坏了】
30.我绝对不能把安灼拉的背心称为“狙击手磁铁”。【“sniper magnet”我又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是不是吐槽木琴马甲?】
END

评论(43)

热度(45)